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吉林城那些改姓“吴”的满族人

2023-01-14 22:33:33 764

摘要:作者:优雅的胡子(吴永刚-Max)中华文明素来重视“宗法”,姓氏的使用在社会生活中非常严肃,历史上除了皇帝赐予或勒令更改,姓氏很少变更。间有因变故、仇怨而隐姓埋名的人家,后辈子孙也大多暗中口传心记着旧姓,以待日后择机反正,再振门庭。同时,社...

作者:优雅的胡子(吴永刚-Max)

中华文明素来重视“宗法”,姓氏的使用在社会生活中非常严肃,历史上除了皇帝赐予或勒令更改,姓氏很少变更。间有因变故、仇怨而隐姓埋名的人家,后辈子孙也大多暗中口传心记着旧姓,以待日后择机反正,再振门庭。同时,社会上的主流价值观对姓氏的使用也很在意,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历来被当作一种磊落情操,倍受世人敬重。遍布的祠堂和珍藏的族谱也早早将宗族的荣辱具象化,通过祭祀和修谱等一系列活动,使每个人从小便对姓氏生出增荣祛辱的意识萌芽。

荣孟枚及其书法作品

从“称名不举姓”到姓名并用是满族“吴”姓出现的历史背景

清代八旗制度确立后,满族人全民皆兵,守土卫疆的同时,也时常奉调入关作战。行军打仗的族群,往往注重个人的勇武和声名,因而在旗人中盛行“称名不举姓”的现象。以吉林为例,无论是汉书的纯满语名字,如穆克登、额勒登保、依克唐阿,还是纯汉语名字,如金顺、喜昌、荣全,都沿用称名不举姓的方式。直到光复之前,所有文牍史料,凡书写旗人名字,无论满洲、蒙古、汉军,均只书名。这并非满族人没有姓氏,满族人不仅有姓氏,而且数量极其庞大。据雍正十三年(1735),弘昼、鄂尔泰、福敏、徐元梦等奉敕编纂《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记载,除清代皇室爱新觉罗氏以外,共收录了1114个满洲姓氏(满族姓氏的演变,详见拙文北俗探源:满族姓氏趣谈)。

自清军入关后,社会渐渐安定,武功逐步让位于文治,旗人接触、接受汉文化的情况越来越多。特别是清代后期,随着雍、乾二帝对吉林旗人修文的禁令(《吉林市发展史略》)逐步松弛,汉文化在吉林城的满族人中加速普及。甚至一些汉族姓氏的称谓开始悄然出现在民间。在《吉林市地名辞典》中有“吴大人三家子屯”词条,此地位于吉林城南部春登乡,于光绪初年建屯。因建屯的三家中有一家主人被称为吴大人,村屯因而得名。此吴家为旗人,今虽无法确认当时是主家自己主动使用“吴”姓,还是被周围乡邻称呼,至少表明使用吴这个汉姓的旗人家族至少在光绪年间便出现了。不过对于汉化,清代统治者明令禁止,加之满文化依旧主导着社会生活,旗人生计更要仰赖清政府给予,故而更改和使用汉姓的现象只应是局限在私下里的个别现象。

清朝灭亡后,由于政治原因,大批满族人开始改用汉姓,并开始采用姓、名并用的方式。但是一些吉林满族的旧吏名仕,会用别人对自己的敬称作为名字——形式上和汉族姓名无异,实际上还是暗自沿用称名不举姓的老传统:如曾任吉林省旗务工厂厂长的申五春,本姓瓜尔佳(汉姓为关,满洲镶红旗人),名春福,字申五,申五春本是他的敬称;再如号称关东三才子之一,后来参与起草过伪满《建国大纲》的荣孟枚,本姓胡苏哈拉氏(汉姓为胡,满洲正黄旗人),名荣选,字叔右,号孟枚,别署佛桑馆,荣孟枚是他的敬称。敬称在民国总归是个别现象,对于广大普通旗人而言,因袭就有传统,通过谐音或意译把满族姓氏变更为汉姓已是浩然潮流。伪满以后,出于各种考量,满族人进一步放弃了古老的满语姓氏和称名不举姓的传统,完全采用了汉族的姓名。

在今天,祖籍吉林的“吴”姓满族人百多年前可能不是一家

据民国版《永吉县志》记载,清代就有姓单字“吴”的旗人,如曾参加过平定白彦虎叛乱,一度担任甘肃西宁钦差大臣的萨淩阿,就是其中之一。在吉林城内外的汉军旗人中,也有不少人家姓吴,只是在清代,他们的姓氏同其他满族人一起,并不被提及。等到清朝灭亡,进入民国,吉林的汉军旗人(同姓但来源不同的现象比较普遍)有许多家族直接把民族改成汉族。还有一些汉军旗人继续为满族,但大都恢复并采用了姓名并举的方式,其中就应当有“吴”姓满族人。

至于满洲旗人,改用汉姓“吴”的就比较复杂了。在民国版《永吉县志》中纪录了许多古老的满族哈喇改用汉姓的情况,其中改姓为吴的姓氏也列于其中:满洲乌苏氏改汉姓为吴,陈满州吴鲁氏改姓为吴,新满洲吴察拉氏改汉姓为吴,陈满州乌雅察氏改汉姓为吴。此外吉林还有两个满洲大姓乌扎拉氏乌雅氏也改汉姓为吴。

乌扎拉也写作兀扎拉,这个家族在吉林历史上出过许多名人,如清初入关作战的名将席特库,以及参加过平定新疆叛乱、太平天国运动、捻军起义的名将关保。与名将辈出的乌扎拉氏不同,吉林的乌雅氏家族则在修文方面成绩斐然,仅在《永吉县志》中就记载乌雅氏庆福、贻谷、锡纯等获得进士、举人等科举功名,其中乌雅氏贻谷、晋昌、峻昌等皆为晚清名臣。

虽然改用汉姓,但在社会生活中,旗人还是不大习惯使用姓氏,非特殊情况,轻易也不主动提及。一些旧传统甚至让新改的姓氏增加了令人晕眩的虚影。如同治六年丁卯科举人锡纯(曾任清廷吏部文选司员外郎),本为乌雅氏。因被时人尊称为锡举人,进而他的家族也被称呼为“锡家”,这导致许多不明就里的人误会“锡”就是他的姓氏,反倒忽略了这个家族已经改用“吴”这个汉姓。

另外,吉林周边一些后来没有加入满族的旗人氏族,也改姓过吴。这其中最有名气的就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编剧乌•白辛。乌•白辛祖籍乌苏里江流域,后迁居吉林城,其曾祖父苏清阿是衙署里的收贡官,到了他祖父吴成惠时,把旧姓乌定克改为吴姓,但民族却恢复为赫哲族(类似的情况在吉林很多,许多蒙古旗人,在民国后也未加入满族,而选择恢复成蒙古族)。1919年,乌•白辛出生于吉林市西关果木园胡同4号,此时他的名字起作吴宇洪……

简言之,在民国满族人改用汉姓的风潮中,有许多原本不同的姓氏,都改用吴姓。这导致在今天,祖籍吉林的姓“吴”满族人百多年前可能不是一家。

民国时期的吴家坟,现在为吉林市儿童公园

解放前吴姓旗人在吉林留下的若干城市印记及点滴轶事

在今天吉林市光华路103号,八十年代末尚存一座规模较大的百年老宅。《吉林市建筑志》记载,这座老宅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四合院,宅内曾悬有“太史第”匾额,大门两侧有二折式上下马石和一对狮石柱(拴马石),大门与二门相通的甬路两边建有墙栏和券式门,左侧设有索罗杆子(神杆)……虽然院落已为十多户居民共用的大杂院,但种种迹象仍能显示出原来院主人绝非等闲之辈。这座院落就是乌雅氏锡举人的住宅,因其后人已改姓吴,因而也被称作吴宅。

锡举人家族在解放前的吉林城比较显赫,一方面是锡举人本人在清代作过京官儿,另一方面是锡举人的妹妹嫁给吉林巨富牛子厚为原配妻子。据牛子厚的后人牛淑章撰文回忆,牛子厚一生最不愿意结交官府,但女孩却都嫁给豪门大族,主要原因在我大妈,她出身贵族小姐,到牛家飞扬跋扈,夫妻不和,她依仗旗人的势力,使我父亲屈服,闺女找人家,都得她说了算,凡是庶出的孩子,都得管她叫亲妈,而管生身母叫姨,因此庶出的姑娘出嫁,也得由她作主才行……子女结亲也是攀龙附凤,不是将军之孙,就是“二侯”之子,伪满时有人说:“牛家两辈子姑娘,都是大臣的儿媳。”(《吉林市政协文史资料第一辑》)锡举人的妹妹个性张扬并非孤例,民国期间,满族人重视女孩的旧传统被完整保留,使得许多旗人家的女孩都多少有些骄横。

当年,在吴宅门前的街道是一条古老的胡同,因锡举人住宅在此,因而定名“锡家胡同”。解放前,在锡家胡同路北,从今天昆明街向阳市场迤西,漫延到青岛街光明胡同一带,曾是一个巨大的城边菜园,这个菜园子也属于锡举人家,被称为锡家园子。直到解放后的1964年,锡家胡同才与东侧的街道贯通,修成柏油路面,改称为光华路(《吉林市地名志》)。至今,吉林仍有上了年纪的人记得并使用锡家胡同和锡家园子等旧地名。

在清代,吉林城大东门(朝阳门)外三里多的荒地上,因为生长着九棵白榆树,得名九棵树。民国版《永吉县志》记载,绥远将军满洲乌雅氏贻谷祖墓,在城东关门外九棵树西,有碑二:一为皇清敕封振威将军依公讳昌阿(依昌阿在《吉林通志》中有传)神道碑,一为皇清敕封武显将军玛公讳尔汉神道碑。无论是依昌阿、玛尔汉,还是贻谷,都是清代将军,故而这片坟地一度被称作将军坟。然而对于吉林东关百姓来说,将军离自己还是太过遥远,在他们眼中,这片坟地乃是清代吉林将军衙门户司“庆四大人”家的坟地(《昌邑区志》),庆四大人的后代在民国时改姓了吴,于是九棵树的将军坟就被俗称为吴家坟。

吴家坟上建起的日本神社

清末日俄战争后,吉林城开埠通商,侨居吉林城的日本人越来越多。吴家坟正处在日本人霸占的商埠“开发区”里。按日本的老规矩,有神社,才有灵魂寄托之所,因此,来吉林折腾的日本殖民者一直计划着择地修建一座日本神社。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省城吉林沦陷,在吉林的日本殖民者前窜后跳,积力为自己争夺利益。1934年初,他们打着日伪政府的旗号,强征吴家坟九棵树,建设吉林神社。迁坟时土地还未解冻融化,阴风怒号的天气里,在日军刺刀下,吴家后人被迫刨开自家祖坟,捡出先辈骨殖,场面凄惨悲怆。多年后,很多目睹迁坟的吴家老人回忆当年往事,愤慨感伤之情仍久久不能平息。

迁走了吴家坟,日本侵略者便在这里耗费29850元,建成了遍植樱花的日本神社(《吉林市园林志》)。而神社南门前的土路两侧,也成为殖民者花天酒地的乐园——三纬路:规模巨大的新生活聚乐馆、新派时尚的白山会馆,连同酒吧、饭店、日本商店随着殖民者膨胀的野心拔地而起,原本安静清幽的吴家坟变为日伪上层花天酒地的“吉林银座”。好在解放后,处处印刻着殖民痕迹的吴家坟一带回到人民手中,日本神社被改建成儿童公园,新生活聚乐馆改成吉林电影院,白山会馆则一度成为吉林市少年之家。

市标摇橹人底座镌刻的“激流勇进”正是吉林市新时代的城市精神所在

本文为优雅的胡子原创作品,其他平台自媒体转载须经同意,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写作过程中获得了吉林市满族联谊会秘书长吴晓莉女士的大力支持,在此特别鸣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